短篇故事爱情失温

他是一个陌生人,可是他说他爱我,咬住我的耳垂诉说那些病态的爱意。

他以爱之名囚禁我,说我是他的,别人多看我一眼,他都想把对方的眼珠子抠下来。

他扯开自己的白色衬衫,抓起我的手,抚上他性感的喉结,叫我乖一点,叫我主动。

我一巴掌甩他脸上,叫他不要来恶心我,他优雅地扬起嘴角:“恶心吗,哪里恶心了?”

Chapter 1

结婚三周年这天,我不让老公顾远之出家门,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叫我主动勾引他,我主动了,结果……

我三更半夜被送进医院,医生说我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但是孩子没有保住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

我有孩子了,可是我还没来得及知道他的存在,就,就这么没了吗?

等我从手术室里出来,顾远之把我抱进病房,扯起被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把空调的温度调高,就怕我受凉了。

边上的医护人员劝我想开点,孩子还会有的,毕竟我还年轻,老公又这么温柔体贴。

我知道他们都是好意,可是看着那个所谓温柔体贴的老公,我的心脏紧紧地揪成一团,因为他是杀了我孩子的凶手。

无关紧要的人都散去,病房里只剩下我和顾远之,他抓起我的手,给我搓了搓冰冷僵硬的手指,貌似还有几分温柔。

我使劲抽回自己的手,情绪失控地对着他尖叫:"你这个杀人凶手,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呵,一个没成型的孩子,你也至于。"一声嗤笑响起,犹如锋利的刀刃,直接插进我的心脏。

我泪水迷蒙的视线里,他面无表情地扯起嘴角,冷漠到没有一丝人情味。

他竟然在笑,我们的孩子没了,他竟然在笑?

我很崩溃,拜顾远之所赐,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尝到了撕心裂肺的滋味。

我哭着,笑着,用沙哑不堪的声音丢出一个决定:"离婚,顾远之我们离婚!"

Chapter 2

我说离婚,顾远之好像生气了,走的时候把病房门甩得震天响。

临走前他捧住我的头,恶狠狠地亲吻我,撕扯我的嘴唇,并且警告我:"以后不要跟我说那两个字,我不爱听!"

深夜,我一个人蜷缩在病房里,翻来覆去,闭上眼,睁开眼,不管怎样视线里都是他凶残的面孔。

他变了,三年前的那场车祸之后他就变了,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顾远之,可是……

这些年为了留住他,我都做了什么?

我闭上眼睛不愿去想,病房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可是总感觉还有浓烈的血腥味在往我的鼻孔里面钻,一丝一缕地牵扯着我的神经,把我淹没在血红色的世界里。

好多,好多血,那些都是我孩子的血,是我为了留住顾远之付出的代价。

我伸出手胡乱地抹自己的嘴唇,使劲地擦,想要擦掉被他亲吻过的痕迹,还有他的气息。

我一边擦,一边泪流满面,大颗大颗的泪水砸在我的脸上,也砸在我的心上,疼得我几乎要窒息。

Chapter 3

"小童,这回你来真的?"

我已经决定和顾远之离婚了,也不想回去和他同一屋檐下,好闺蜜米佳来医院看我的时候,我跟她说了这件事情,想要去她那里住几天。

车子驶离医院,米佳问我是不是来真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质疑。

我和顾远之大学时候就在一起了,我们之间有多少甜蜜的过往,他出车祸失忆之后我就有多少执念,死缠烂打,卑微地去讨好他,现在真的要离婚吗?

我疲惫地往座位上面靠了靠,开口的时候,心里仿佛被人撕开了一条裂缝:"佳佳,我累了。"

"一个人渣而已,累了就让他滚蛋,没必要委屈自己,咱还有更好的选择呢!"米佳扬起嘴角笑了,很是为我开心。

我转头看向车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看的明明是风景,视线里却出现了顾远之的脸,还是当初最让我心动的模样。

我艰难地扯了一下嘴角,默默地跟他告别,跟他说对不起。

远之,对不起,我不想等了,你会怪我吗?

Chapter 4

"他不会回来了,我也不想等了。"

我在等,等着顾远之恢复记忆的那一天,到时候我要双手叉腰地控诉他,控诉他这些年对我有多坏,脾气有多差劲,然后让他苦哈哈地来哄我。

可是我一直等一直等,还没有等到他回来,我却已经精疲力尽。

我告诉米佳,说我不想等了。

就算他将来什么都想起来了,会怪我没有陪在他身边,那也只能这样了,毕竟我已经尽力了不是吗?

米佳因为工作不得不出去的时候,我就偷偷拿出她珍藏的红酒,喝得摇摇晃晃,靠在阳台上给顾远之打电话。

我继续跟顾远之说离婚的事情,还早就把签好的离婚协议邮给他了,我甚至想好了,要是他不同意,我就从阳台上面跳下去,没想到……

顾远之很痛快地答应了,还在电话里跟我约好了去民政局办理手续的日子,特别好说话,就好像那天听到离婚就摔门而去的人不是他。

Chapter 5

去民政局办理手续这天,顾远之开车来接我,给我拉开车门,给我系上安全带,还把一杯蓝莓酸奶塞进我手里。

恍惚间,我感觉又回到了车祸前,那个时候他对我也是这么好,无微不至。

我很喜欢喝蓝莓酸奶,特别是坐车的时候,因为我晕车,喝一点酸酸的东西会舒服很多。

以前顾远之每次来学校接我,都会往我手里塞一杯蓝莓酸奶,然后很宠溺地捏我鼻子:"喝吧,我的小馋猫。"

都说我是小馋猫了,那我就真的像只猫儿一样窝进他怀里撒娇,我们肆无忌惮地拥抱,接吻,酸酸甜甜的奶香味在我们的唇齿间化开,真是令人贪恋。

此时我手里握着一杯蓝莓酸奶,看向驾驶座上的顾远之,他面无表情地踩下油门,启动车子,朝着民政局的方向开去。

看吧,他再也不会很宠溺地捏我鼻子,我也找不到跟他撒娇的理由了。

我释然地笑了笑,把蓝莓酸奶放回置物台上,我告诉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喝蓝莓酸奶了。

顾远之扫了一眼置物台上的酸奶,莫名其妙地冲我发脾气:"不想喝就扔掉,不要放在这里碍我的眼。"

如他所愿,我摇下车窗,一杯酸奶程抛物线飞出车窗,掉进路边的垃圾桶。

顾远之瞬间沉了面色,发狠地一脚踩下油门,车头调转。

我急了:“顾远之,你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去民政局办手续的吗?”

“江童,你别那么天真行不行?”顾远之很可恶地嗤笑一声,明摆着在耍我。

Chapter 6

顾远之这个大骗子,他不肯离婚,把我带回那个勉强维持了三年多的家。

推开门,客厅里挂着我俩的婚纱照,照片里他高大英俊,却眉头微蹙,阴沉着脸,就我一个人在那里傻呵呵地强颜欢笑。

顾远之失忆之前对我有多好,失忆之后就有多坏,很多时候都懒得看我一眼,总是用冷冰冰的语气跟我说话,动不动就叫我滚。

我也被他的冷漠伤到过,但是我告诉自己,他只是失忆了,曾经的我们那么相爱,还一起攒钱买房子,说好了要为彼此的余生负责。

所以说,即便他不乐意,结婚只是他家里人的意思,我还是愿意做他的新娘。

此时我靠着门廊,看着墙上的婚纱照,不想挪动一步,不想走进所谓的家,就好像……

就好像不走进去,就可以告别过去那个傻到无药可救的自己。

等到我腿都站麻了,顾远之好像是在妥协,伸手抱住我,揉了揉我的头,凑到我耳边说:“换一个房子好吗?”

他很温柔,自从出车祸以后,他第一次这么温柔地跟我说话。

我也伸手抱住他,咬住他的肩膀呜咽出声:“太晚了。”

太晚了,顾远之,你的温柔回来的太晚了。

Chapter 7

顾远之很快就找好了房子,一个有山有水的海景房,他难得有耐心地问我这里的环境喜欢吗,房子的装修喜欢吗,甚至是抓着我的手,指着阳台上的绿植问我喜欢吗?

顾远之问了很多,我却没有开口的欲望,他不死心地捏了一下我的脸:"问你话呢,到底喜不喜欢,如果不喜欢……"

"你以前从来不捏我脸的。"我推开他的魔掌,忍不住打断后面的话。

好像是被我的话噎到了,顾远之狠狠地楞了一下,忽而笑了:"是吗,以前的我从来不捏你的脸,那你说,想让我捏哪里?"

顾远之说着就开始动手动脚:"这里,这里,还是这里?"

他动作轻佻地捏我的脸,捏我的鼻子,捏我的嘴唇,捏我的下巴……

粗粝的指尖抚过我的脖颈,钻进我的衣领里,我厌恶地推开他:"顾远之,现在的你可真是让人讨厌!"

"讨厌,讨厌还来勾引我,你眼睛有毛病,看不到现在的我是什么鬼样子吗?"顾远之掐住我的胳膊质问,眼底黑沉沉的,看不出一丝情绪。

是,我勾引他了。

为了不让他出去找其他女人,我不知羞耻地勾引他,所以我的孩子没了,这就是报应,我的报应!

我告诉顾远之,告诉他我后悔了,我不应该勾引他,是我犯贱,该死的是我。

我痛苦地咬着牙,后悔莫及地甩了自己一耳光,把鼻血都打出来了。

顾远之扯起纸巾,很认真地给我擦了擦,像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说出的话却那么残忍:"江童,有本事你就把自己打死,那样就可以摆脱我了。"

Chapter 8

结婚三年多,我总是围着顾远之团团转,可是自从搬进新买的海景房,我不再一大早地起来给他做早餐,不再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去公司上班的时候,我也不再帮他打理领带。

以前顾远之下班回来的时候,我早就准备好了热菜热饭,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把拖鞋递到他脚下,关心他工作累不累?

可是现在……

这天他加班回来,看到我什么吃的都没有做,英挺的眉峰微微蹙起,叫我去给他煮一碗面。

只是要一碗面而已,他的要求并不算高,但是我窝在沙发上不动。

他把手里的公文包一丢,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江童,你什么意思?"

"顾远之,我说要离婚,不是跟你闹着玩的。"我双手环抱着膝盖,低着头不看他。

高大挺拔的身形在我面前蹲下,他探出一只大掌,捏住我的下巴晃了晃:"你想要离婚,可是我同意了吗?"

顾远之捏着我的下巴,好似一个掌握生杀大权的刽子手,面色冰冷。

关于离婚,顾远之的确没有同意,强行把我带回来之后,他还把我按在墙上拍吻照,夺过我的手机发进我的朋友圈。

照片拍得很好,看不出我的挣扎,只能看到我和顾远之唇齿纠缠的样子。

米佳看到朋友圈就恨铁不成钢,还以为是我后悔了,又舍不得和人渣离婚,为此叨叨了我好几天。

此时我和顾远之四目相对,我一把拍掉他捏在我下巴上的手,坚决表示我想要离婚的态度:"你有权利不离婚,我也有权利不履行一个妻子的义务!"

"不履行妻子的义务,不给我洗衣做饭生孩子是吧,那这些事情让谁做,陈落云吗,嗯?"顾远之眯起深邃的眸子,似乎想要在我脸上找到一丝动容。

自从顾远之车祸之后,不知道怎么就和一个叫陈落云的女人纠缠上了,结婚纪念日那天,为了制止他去见那个女人,我才……

我痛苦地闭了闭眼,不愿再去回忆自己做的那些蠢事,只是告诉顾远之,就算他去找陈落云,或者其他女人,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没想到他却笑了:"就算我和那些女人睡了,然后再回来睡你,也和你没有关系了?"

"你说什么?"我不敢置信地瞪着顾远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嘴角飞扬,笑得优雅迷人,说出的话却那么恶劣:"我的意思是睡了别的女人再回来睡你,亲吻你,触碰你,用手抚摸你……"

碰了别的女人再回来碰我,他还在不停地说,可是我已经听不下去了。

我羞愤地牙齿都在打颤:"顾远之,你,你已经变得这么无耻了吗?"

他猛地凑近,一口咬在我的唇瓣上,几乎要把牙齿陷入我的血肉里:"我对我老婆无耻怎么了?"

Chapter 9

顾远之好像真怕我跑了,他开始把工作带回来处理,也很少去公司那边了,处理文件或者开视讯会议的时候,他就把我拉在他对面坐着,时不时地盯我一眼。

陈落云就在顾远之的公司上班,要是之前他不去公司那边,在家老老实实地陪着我,我肯定会开心的像个傻子一样。

现在可能是因为放下了,我竟然也能心平气和地问顾远之为什么不去公司了,他的心肝宝贝就在公司里,不去看看心里不难受吗?

顾远之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手上的黑金钢笔一转,对着我脸上戳了戳:"嗯,我的心肝宝贝在这里。"

"我是你的心肝宝贝吗?"我感觉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顾远之瞬间阴下面色,就好像是我的笑容招惹到了他,冷冰冰地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是!"

顾远之说我是他的心肝宝贝,他变得很少出门,一副要好好守着我过日子的架势,可是晚上呢?

晚上他总是要出去一段时间,回来的时候,身上隐约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水味。

我闭上眼睛安静地躺着,他以为我睡着了,洗了澡才爬上床,两条胳膊轻轻地搂住我。

Chapter 10

我不肯做家务了,顾远之就请了一个家政阿姨,姓吴,我们叫她吴阿姨。

吴阿姨做的饭菜还不错,可是和顾远之坐在一张桌上,我总是食不下咽,他却搞得好像我没有手一样,总是亲自动手往我碗里夹菜。

结婚以后,顾远之对我冷漠的要命,要是在这之前,他别说是给我夹这么多好吃的,就是只给我夹一棵青菜,我也能感动得留下眼泪,但是现在……

想到晚上的香水味,再看着碗里的饭菜,我感觉胃里很不舒服,可是顾远之还在不停地给我夹,简直把我当成猪来喂了。

我忍无可忍地开口:"行了,要吃你自己吃,我真的没什么胃口。"

"没胃口也多少吃点,看你最近都瘦了。"顾远之放下筷子,又开始剥虾,还顺便睨了一眼我右手上的无名指。

我右手上戴着一枚戒指,不是婚戒,而是情侣对戒

这对戒是顾远之给我买的,确切地说,是他在车祸前给我买的,我一直都戴着,他的却不知所踪。

看到我手上的对戒,顾远之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只是这段时间对戒在我手指上宽松了许多,他才发现我瘦了。

不知道为什么呢,莫名感觉顾远之对我手上的对戒不怀好意,所以他一眼睨过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把手藏到桌子底下。

看到我这幼稚的举动,顾远之冷哼一声,把剥好的虾递到我嘴边,蹭了蹭我的唇,叫我吃了。

我赶紧往后退,说我不想吃。

他就自己吃了,然后趁我不备,一把捏开我的嘴,硬朗俊逸的面庞忽然凑过来。

唇瓣相贴,他长舌探入,把一个虾仁送进我嘴里。

这家伙太恶心了,我伸手去推他,想要吐出来。

他却用一只大掌扣住我的后脑勺,紧紧地吻住我,堵住我的嘴,逼着我吃下去。

我气急败坏地在餐桌上一阵乱摸,想要抓个什么东西盖在他头上,没想到抓进了汤盆里,顿时就痛呼出声。

顾远之看着我烫红的手,眉目间阴沉沉的,粗暴地一脚踹翻了饭桌:"嫌弃我是吧,很想吐吗,来,有本事你把心肝脾肺都给我吐出来!"

Chapter 11

"啊,怎么了小两口这是?"吴阿姨闻声而来,看看我,又看看顾远之,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把烫伤的手背到身后,无所谓地笑了笑:"没事的,他就是闲的。"

顾远之横了我一眼,冷着声音把吴阿姨赶走,冲我指了指满地的狼藉:"给我收拾干净。"

饭菜撒得到处都是,乱七八糟地混成一片,看着都恶心,确实应该收拾。

我说好,蹲下身,伸手去捡,结果不小心被碎玻璃片扎了一下,指尖冒出刺目的红。

真是奇怪了,明明没有多疼,眼泪却怎么都忍不住,一滴一滴地顺着脸颊掉落下来,砸在地板上,发出"滴答"的水声。

"呵,怎么,做这么点事情就委屈死你了?"顾远之在边上看着,很可恶地嗤笑一声。

我用盈满泪水的眼睛瞪着他,就如同那天在医院里,模糊的视线里是他冷酷无情的脸:"顾远之你这个混蛋,你可以什么都忘掉,每天都跑去找女人,凭什么我还不能嫌弃你了,凭什么?"

我控诉顾远之每天都出去找女人,他貌似猜到了什么,语气里多了一丝懊恼:"你竟然装睡骗我?"

"是啊,我就是装睡骗你的,你这个朝三暮四的狗男人!"我唾弃了他一把,站起身就往外面跑。

他大步追上来,扯开我抓在门把上的手,从后面抱住我:"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不要你管,放开,不要碰我!"我在顾远之的怀里挣扎,可是他纠缠不休,从后面把我压在门上。

顾远之说我是他老婆,哪里都不能去,只能呆在他身边,说着就抓起我的手,含住我流血的手指。

我不想看到这家伙假惺惺的嘴脸,使劲把手往回抽,他警告我不要乱动,不然他现在就要了我。

流产之后,我就对那种事情有阴影了,这段时间一直没让顾远之碰,他也没有勉强我,可是现在他说什么了?

我心有余悸地把自己蜷缩起来,他用两条胳膊环抱住我,把我抵在门板上,在我耳边发出低沉的警告:"嗯,乖一点,不要逼我。"

Chapter 12

我的手烫伤了,没有起水泡,只是红肿得有点厉害,按照顾远之的话来说,那就是跟猪脚一样难看死了。

顾远之经常一边嫌弃我,一边给我擦药,擦着擦着,视线就盯在我无名指的对戒上。

顾远之也不再偷偷摸摸地出去了,一到晚上就搂着我睡觉,等到他以为我睡着的时候,又开始像个小偷一样窸窸窣窣,在我手上摸索。

嗯,感觉到手指上的对戒被人捏住了,我忽地睁开眼睛。

枕边人好像被我吓到了,楞楞地看着我,样子有点呆。

这个死家伙,我忍着想要把他踹下床的冲动质问:"顾远之,你在干什么?"

他瞬间淡定如常,把我按在怀里,用大掌拍了拍我的后背,就跟哄孩子一样:"没什么,睡吧。"

我把戴着对戒的手紧紧地蜷缩起来,有人在鲫鱼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还睡得着?

Chapter 13

顾远之还真是贼心不死,我手指肿起来的时候,他说要给我补一个婚戒,算是打好了铺垫。

等到我的手完全消肿了,他就把我带到珠宝专卖店,指着专柜里面那些璀璨的钻石问我:"喜欢什么样的?"

我想说什么样的我都不喜欢,他却没有等我开口,直接拿起一对钻戒,递到我眼前:"海的颜色,很适合你。"

车祸前的顾远之也很喜欢蓝色,此时他把一对蓝钻放在我面前,我心头微动,情不自禁地笑了:"很漂亮。"

顾远之也笑了,抓住我的手,来扯我手上的对戒。

我如梦初醒,赶紧抽回手,但是下一秒又被顾远之逮住:"不是说很漂亮吗?"

顾远之想要扯下我无名指上的对戒,给我套上另外一个,可是我不愿意,紧紧地攥住五指,攥住那个对戒。

顾远之神色不悦,叫我把手松开,我摇头拒绝,说我就要这个,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

"这个太老土了,我顾远之的老婆竟然戴这种东西,你也不怕给我丢脸。"顾远之看着我手指上的对戒,颇为嫌弃的样子。

"这是你买给我的,怎么会老土,还有啊,你那一个去哪里了?"我一时冲动,问出了心里盘旋已久的话。

话刚出口,我就紧张兮兮地看向顾远之,自从出车祸以后,他就不喜欢我提起以前的事情,说我太吵了。

此时我跟顾远之追问另一个对戒的下落,又提起了以前,他面色沉了沉,不甚在意地丢我一句:"早扔了。"

扔,扔了吗?

我心里"咯噔"一声,还不等我缓缓,顾远之又来扯我手上的对戒,貌似也想把我这个扔了。

没错了,他平时那副不安好心的样子,可不就是想把我的对戒扔了吗?

我叫顾远之滚开,叫他不要动那些坏心思,可是他不听我的,非要扯下我手上的对戒,给我套上那个蓝钻。

我急了,一口咬下去。

顾远之手上吃痛,一下子把我甩出去:"竟然为了这么个破玩意咬我,江童你这个死女人!"

Chapter 14

我摔在地上,脑袋也"咚"的一下撞在柜台上,周边的人都惊呼着散开。

天旋地转间,我感觉自己脑袋撞坏了,竟然看到好多个顾远之朝着我跑过来,神色担忧,眼底还有着心疼。

心疼吗,谁要他的心疼了?

我堵着一口气,站起来就往外面跑,跑得太快,刚从店里出来又摔在地上,狼狈的不行。

顾远之追出来,一把将我捞进怀里:"怎么样,疼不疼,我们去医院,我现在就带你去……"

我转过头瞪着他,这家伙终于闭嘴了,我特别痛恨地讽刺他:"顾远之,你总是这样假惺惺的不累吗?"

顾远之不说话,只是在人来人往的街边抱住我,我捏起拳头使劲捶他:"你离我远一点行吗,你不要碰我行吗,顾远之,算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

任凭我又打又骂,顾远之就是抱着我不松手,我感觉很无力,无力到心痛,泪水顺着低垂的睫毛滚落下来。

顾远之看着我,看着我的眼泪,低着头沉默,又凑过来吻我。

唇瓣相贴,我呜咽着扭开头:“都说了不要碰我!”

他又把唇压在我湿润的眼角,轻轻地吻着,用舌尖舔舐我的泪水。

这回还不等我躲开,不远处传来毫不客气的嘲笑声:“怎么,像条狗一样讨好她吗,你还真喜欢上她了?”

Chapter 15

我寻声看去,是陈落云,这个女人最近可能过得不怎么好,脸上带着用化妆品都掩饰不住的憔悴,看着正抱着我的顾远之,她的眼神那么怨恨。

顾远之目光冷淡地睨她一眼,好像是在警告什么,拉着我就往停车场大步而去。

想到这两个人之间多半有什么,我就特别倒胃口,赶紧甩开顾远之的手,他又伸手来拉我。

我忍无可忍地冲他发火:"不要碰我,都跟你说了不要碰我,你不觉得自己很脏吗?"

顾远之高大的身形一僵,面上瞬间有了愠色:"你说什么?"

"没有听到吗,可是怎么办,我听的很清楚,她说你很脏。"陈落云走过来,看着顾远之幸灾乐祸。

顾远之攥了攥两侧的大掌,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让人觉得他想扑上去掐死对面那个女人:"这里没你什么事,给我滚回去!"

陈落云瞬间红了眼眶,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开始哽咽:"我滚回去,我滚回去你就好逍遥快活,和她在一起了是吗?"

陈落云伸手指着我,那么怨毒,真是恨不能用手戳死我!

顾远之直接拦在我前面,却拦不住那刺耳的嘲笑声:"哈哈,以为这样她就会喜欢你了吗,别犯傻了,像我们这种人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只有我,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不顾一切的和你……"

"犯傻的人是你,该说的我早就跟你说了。"顾远之冷声打断,攥着我的手就走。

我还是想把手抽回来,顾远之猛地收紧大掌,眯起一双冷幽幽的眸子盯着我,貌似我还敢挣扎一下,他立马就要捏死我。

我没出息地抖了抖,但还是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看身后的陈落云。

一件西装外套忽然罩下来,带着男人冷冽的气息盖在我头上。

狗男人,都不让看的,他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Chapter 16

我不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陈落云,以前她在我面前都是女人家的显摆,说顾远之又给她买了什么,又陪着她去了哪里,可是……

可是今天,那个女人对我有了很明显的敌意,她说的那些话,还有她看顾远之的眼神,为什么感觉他们感情很深,深到仿佛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还不等我想出个所以然,车子就开到了郊区的房子,稳稳地停在大门口。

顾远之推开车门就要走,我突然开口:"那个女人貌似对你很痴情的样子,要不说说看,你们俩发展到哪一步了?"

他收回已经迈出车门的脚,坐回驾驶座,冷嗖嗖的视线落在我身上:"发展到哪一步了,你在乎吗?"

在乎与否,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毕竟不久前说的离婚不是闹着玩的。

我想说我可以成全他们俩,可是不给我开口的机会,高大的体魄猛然凑过来,我赶紧往车窗那边挪,却还是被压在座位上。

他曲起一条大长腿,用膝盖顶在我的小腹上,羞耻感瞬间就窜上我的头皮:"告诉我,你在乎吗?"

"顾远之,你别这样,先给我起开。"察觉到那粗鲁的膝盖已经挤在我的双腿间,我真是又羞又恼,捏起拳头使劲捶他。

手被一把攥住,他低下头和我额头抵着额头:“就算不在乎了,你也可以说谎骗骗我,但是……”

顿了顿,我的无名指被猛地攥住,低沉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我发现你连骗都懒得骗我。”

他背着车窗外的阳光,大半个人都隐没在阴暗中,那双眸子冷幽幽地盯着我,手里捏着我的对戒,手背上青筋突突地跳。

我担心他把我的东西捏坏了,在他手上又抓又挠,带着哭腔叫起来:"松手,顾远之你这个疯子,松手啊,你快给我松手……"

一股大力把我甩开,手上的对戒被野蛮地扯走。

顾远之动作利落地跳下车,他手里攥着我的对戒,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在你心里,就连这个破玩意都比我重要吧,不过没关系,我让它消失就好了。"

Chapter 17

"啊,混蛋,顾远之你这个大混蛋!"

郊区的房子依山傍水,打开落地窗就可以看到一大片蓝色的海水。

顾远之说要我的对戒消失,他跑到海边,举起手狠狠地抛出去。

眼睁睁地看着对戒飞出去,我崩溃地大叫,不顾一切地扎进海里,顺着对戒被丢掉的方向跑去。

顾远之追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江童,你疯了是不是,不要命了吗?"

"疯的是你,是你。"我无力地反驳他,咬着牙抽回胳膊,跌跌撞撞地往海水中跑去。

我把顾远之远远地甩在身后,对戒丢了,我感觉把过去那个他也丢了,心好像被硬生生扯去了一块,痛到无法呼吸。

我陷在咸涩的海水里,一边慌乱地寻找,一边呼唤他的名字:"远之,远之,远之……"

两条长臂从后面缠住我的腰,把我往海岸上面拖:"我在,我们回家。"

我挣扎着想要逃离:"不,你不是他,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吗,那现在重新认识一下。"嘴巴忽然被堵住,粘腻的舌尖扫过我的唇瓣,钻进我的嘴里。

我"呕"地一声推开他,他上前揪住我的衣领,狠狠地揪住:"又想吐了吗,来,你尽管吐,你敢吐出来我就敢吃下去。"

他阴沉着脸又来吻我,唇瓣相贴,我把头扭到一边,胃里真的好难受:"顾远之你够了,不要来恶心我。"

"恶心,怎么会恶心,你不是爱惨了顾远之吗?"随着愤怒的嘶吼,我整个人都被甩出去。

我摔在浅海边,击得水花四溅,一个高大的身影冲过来,把我按在巨大的礁石上:"很爱顾远之是吗,我就是顾远之,所以你现在就来爱我啊!"

我被吼得耳朵里"翁嗡"作响,嘴巴再次被堵住,我们的呼吸紧紧纠缠,他像一头正在吞吃猎物的狼,凶狠地撕扯我的嘴唇。

我痛苦地喘息着,在他试图撬开我的嘴闯入的时候,抗拒地咬下去。

他猛地抬起头,用冷幽幽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盯着我,他修长的手指擦过唇边,指尖染上一抹鲜艳的红。

手上一转,他直接把带血的手指戳进我嘴里:"来,尝尝你男人的滋味。"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net/9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