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观是什么,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观是什么意思

本来我是很不愿意在辞旧迎新的时候写文章谈论这晦气玩意的,毕竟刚转阴的身体需要静养,但是眼睁睁看着满目疮痍的舆论场,想想已经过去的2022年,实在看不下去,粗言鄙语几句,发发牢骚。

我本以为2020已经是非常魔幻的一年了,万万没想到,2022更加魔幻。近三年的努力在最后两个月受到了自由派的无情反扑,他们捏造事实,构陷好人,外网的拱火被别有用心的人转至国内,奋斗近三年的政府和防务人员被各种调侃各种指责。那一刻,所有防疫人员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升米恩、斗米仇,三年防疫,养了一堆“仇人”。

这些所谓的“自由派”,心中都有一部圣经,这部圣经里面没有耶稣,也没有撒旦,只有大大的三个词:“自由、公平、正义”,只有“人人平等”的西方国家和与之相对的“水深火热”的朝鲜、中国、古巴、俄罗斯和伊斯兰国家。信奉普世价值的西方民主国家是人间的天堂,那里充满了自由,那里可以不用劳动就能成为人上人,那里可以随意发表自己的观点,可以在脱口秀里骂总统,可以男男相爱,真正爱护动物,真正保护环境。

事实上,他们不明白,这一套理论是为了保护谁,针对谁,打击谁,摧毁谁而制定的。“人人生而平等”这句话里究竟什么是人?作为普普通通的你,能否配得上这个“人”字?

谁是奴隶

在古代的中国,除去政治犯外,先秦时期出身卑微的人会成为奴隶。秦汉唐宋时期家道衰落的人会依附于富人之家,成为家奴。南北朝阶级固化,寒门几乎没有出头之日。明清时期依附地主的会成为农奴。很明显,中国历史上的奴隶,很少是固定的,他们也许因为家道中落被迫为奴,也许因为一人犯错被贬为奴,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会直接定死身份。而且,中国先人们对压迫的反抗如同汹涌黄河,名门望族一轮又一轮的洗牌,直接让奴隶这个词只存在于蛮荒部落,伴随着西藏的解放,奴隶制在这片大地上彻底消失。

那么西方国家的奴隶是怎么界定的呢?历史文献完全可以证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三代圣贤,始终没给奴隶一个正眼,苏格拉底说,有的人虽然两个脚走路,也不长毛,但是他有可能是拔了毛的鸡。亚里士多德曾经坦言,有些人生来就是人,有些人生来就是奴隶,人奴役奴隶是天经地义的。广泛运用普世价值的基督教国家,更是直接宣扬神的子民不包括那些贱民,贱民是生来就带有深重罪孽的,贱民做了再多好事,是不会上天堂的,因为每个人的本质是神规定好的,贱民是被神抛弃了的。因此无论是希腊哲学还是西欧神学,人都不是一个泛称,而是一个代指,代指那些不是奴隶的人,同样,这个精神也贯彻在法国启蒙运动卢梭孟德斯鸠以及北美独立的华盛顿、杰斐逊的文章和行动中。直到南北战争时期,为了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黑奴被林肯解放。特别明确的奴隶渐渐告别了历史舞台,但是“代天牧民”一直延续至今。

谁是人?

古代中国,人就是人,奴隶也是人,最多算是劣等人。顶多也就是是否一命抵一命的区别。杀一个奴隶也许不会被正法,但是会被冠上暴戾的标签,会被教书先生责罚,会被德高望重的老者鄙夷。

西方社会就没有这种繁文缛节,奴隶天生就是奴隶,和牲畜无异。在基督教的教义里,没有被神选中的人,注定是要下地狱的,那么既然要下地狱,什么时候下又有什么区别?因此,西方文明会采用各种所谓“替神讨伐”的口号屠杀同类。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那么你可以问问中世纪烧死的异教徒、死在海里的黑奴和各国修铁路的劳工。

现在的西方普世价值观里,西方文明结构下的人是人,非西方文明的都不是人,不管你是马克思主义者还是伊斯兰教徒,也不管你是斯拉夫人阿拉伯人雅利安人还是东亚人,所有不遵守“上帝”的指引,都不算人。如果西方普世价值真的如此美好,那么印度的首陀罗也不会过着下贱的生活。

谁在鼓吹普世价值?

和法律一样,理论的产生都是为了某一个阶级或者群体服务的,普世价值亦然。享受单独理论照顾的人会维护这一理论,并且会宣扬这一理论,以求更多的人接纳它。这个过程有一个别称,就是意识形态的舆论战。

就像刚刚举的例子一样,如果普世价值真的如此美好,那么,为什么现在的印度首陀罗的生活还是如此凄惨?作为世界灯塔的美国人以及率先步入科技社会的西方人,所宣扬的“自由、公平、正义”的普世价值观,为什么没有对印度的底层人民进行救援?是做不到吗?美国的航空母舰完全可以摧毁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不公平的制度,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航空母舰只是为了保障每一个美国公民自身继续享受人上人的地位而存在,美军也绝不是所谓的正义之师。

刚刚过去的世界杯,卡塔尔的皇室又火了一把,和沙特阿联酋这些地方一样,人们默许了那里的王朝存在,尽管这个封建王室做出了很多不符合现代人常理的举动,但是他们安稳的活着。虽然在球场之外,各种LGBT组织举行各种抗议,但是王室并没有任何的危机。搞笑的是,同样是王室,同样是封建,同样是穆斯林,伊朗却成为了众矢之的。

中东国家深受普世价值的毒害和洗脑。如果说犹太人是上个世界最悲惨的民族,那么希特勒一定难逃干系,希特勒主张的日耳曼人高贵论,在本质上和现在的西方普世价值没有什么区别,无非也就是划定一个人上人范围,再划定一个人的范围,其余的都是贱民和奴隶罢了。早在拿破仑时期,犹太人就被拿破仑以建国名义忽悠,后来拿破仑失败了,英国接着给他们画这个饼,英国势力日暮西山之后,美国人接下了这个盘,伴随着以色列在中东腹地建国,犹太人自己的反抗也逐步开始。实际上,不管是以色列还是沙特,美国人始终没有把他们纳入人的范围,最多是偏向人的奴隶,以色列人懂,沙特人也懂,但是部分中国人不懂。

九十年代苏联这个庞然大物的轰然倒塌,似乎表明康米主义彻底失败了。一时间国内牛鬼蛇神全部出动,制造了一个个骇人听闻的“运动”,八十年代他们通过自己所谓知识分子的身份,捏造事实,先是推举柏杨的那本《丑陋的中国人》,再是反复默诵《X殇》,那一代人也因此被冠以河殇派的“雅号”。因为知识的稀缺,很多人相信了他们的话,成为了他们的义务宣传兵,而这些肚子里面三两墨水七八粪水的小知识分子,成为了人上人。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他们哭惨,哭自己在牛棚的悲惨遭遇。新世纪以来,他们摇身一变成为了普世价值的宣传兵,这个兵是不白当的,是有钱拿的,但狐狸的尾巴恰恰在这个时候显露了出来,不同的人给的不同的钱,他们帮忙说不同的话,结果话与话之间,逻辑失衡,漏洞百出。

时至今日,我们再谈普世价值,逐字逐句的分析他们的观点,剖析他们的理论,每前进一步都感到惊讶,真正去揣摩后,不禁开怀大笑,这既当X子又立牌坊的言论,似乎中国古代青楼女子都羞于启齿。

谁真正的让民众说话?

在中国历史上,底层民众,一直都是愚昧无知的代名词,在世界历史上,无论是博学民主的希腊先贤,还是残忍暴戾的德国恶魔,都表达过民众是愚蠢且无知的观点。这一观点,被一个叫做马克思的人给否定了,也被一个叫列宁的人给彻底推翻了,从那之后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在企图给民众开智,让民众能够运用自己的智慧投身报效政治。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我们所听到的舆论,是朝鲜愚弄民众、中国限制人民发声、俄罗斯屠杀反对党领袖;是美国脱口秀演员可以痛斥拜登川普、英国人民集会抗议首相政府、法国人民凯旋门外抵制马克龙。似乎国外的自由气息十分浓郁,那里的人可以畅抒己见,可以针砭时弊,可以做到国王与庶民同列。

事实上,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每一个人都能对现在发生的事情发表言论,除非一些特别反智且煽动性大的文字,大部分文字是可以公之于众的。网警并没有对发表言论的人破门而入当场抓捕,也没有人因为阴阳怪气某某领导人而吃枪子,如果真的如同西方言论里妖魔化的那般,就没有疫情放开前的谩骂和放开后的指责了。有限的自由和有局限的自由并不是一样的,有的人要无限的自由,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切合实际的。

可笑的是,前段时间很多人借着毛主席的“让他们说话,天是塌不下来的”来讽刺某些事情。这种扛着红旗反红旗的举动还得到了很多人的转发支持,直钩钓鱼还真的能钓到属实是今年的一大乐子。毛主席说实事求是的时候,人去哪了?说多快好省稳步前进的时候,人去哪了?说知识武装大脑的时候,人又去哪了?自适应的运用加断章取义加春秋笔法,永不逆风,永远得利。让这些人说话,天确实塌不下来,但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政,会实打实的出现。

谁在真正践行“人人平等”?

法国大革命的血流成河,孕育了较为成熟的“人人平等”的思想。虽然这个思想在西方国家具有很明显的偏向性,但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将其升华了。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民族这个说法,也没有人种这个说法,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无论是日耳曼人还是斯拉夫人,只要你是无产阶级,那么你就是兄弟和战友。性别、年龄、肤色都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产生高贵低贱,打碎了阶级之后,更是可以实现人与人之间权利和义务的相对平等。

奥巴马在还清学业贷款后的第四年,成功当选美国总统。面对各种保险所不包括的病症,一堆人担负起了医疗债务。这就是美国所谓的优秀且发达的教育和医疗体系。表面上,人人都能接受教育,没有钱自然会有机构给你贷款,资助你。但是就连奥巴马这种优秀的人,都会还上数十年的学业贷款,家境贫寒资质平凡的普通百姓,最后大多成为了0元购的一员。什么?拜登说了要免除助学贷款!别闹,政客拉选票放空炮第一次见?法案已经被否决了。当然,他们可以叠加各种各样的buff,素食主义者,环保主义者,女权主义者,甚至性别都有97种,这些都能让他们在政治正确里获利。这个时候,正常人的境遇更加悲惨,这也就不难理解为啥红脖子们如此支持川普,也不能理解为啥黑命贵运动轰轰烈烈的展开,不过是各自为自己谋利而已,哪有谁比谁高尚这一说呢?

面对新冠,西方世界一开始是冷嘲热讽的,后来英国人第一个躺平,方方的笔记在灯塔国成为了现实,我们真真切切的完成了对人民的承诺,这本来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但事情坏就坏在内部,基层官员部分脱离基层,官僚主义却始终铭记在心,上面说科学防控,下面整一刀切,上面说动态清零,下面整一封省事,阳奉阴违者,出现在各个环节。让本来人人平等的事情活生生演变成为区域之间的地位博弈。我想随着时间的沉淀,谁对谁错自有公论。但至少现在我们知道的是,奥密克戎没有躺平派放开派说的那么轻症,抗疫三年并没有损失这么多身体脆弱的老人,作为唯物主义者,我不相信所谓的冤魂索命,不过作为精神美利坚人,你们真的不怕上帝的责罚嘛?哦,死掉的都是上帝没有选定的奴才啊,那没事了,精神上,躺平派也胜利了。

这就是西方的普世价值的实质,少数人的公平,少数人的自由,少数人的正义。少数人可以堂而皇之的屠杀同类,杀死饿死那些穷苦地方的人。少数人也可以支配贫贱的多数人,去裹挟他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听起来真的极度诱惑,似乎信了这一套就成为了人上人了。未经世事的年轻人,知识贫瘠的成年人被洗脑后开始成为了义务宣传兵,费尽心思传播这些的公知们开始遥控指挥,定点爆破。普世价值观的信徒们排斥异己,自我陶醉,殊不知自己就是案板上的鱼肉。看看叶利钦时期的俄罗斯,后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现在的伊朗和乌克兰,那里是不是人杰地灵?是不是人民安居乐业?

上兵伐谋,这本来是中国兵法的精髓。战争不过是达成经济政治的手段,然而有了这个普世价值引申出来的一系列看似合理实则荒唐的学说,恰恰让西方政客们灵活运用了这套兵法逻辑。意识形态战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每时每刻都在开战,很明显,我们处在一个逆风的局势,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是宣传口该考虑的事,如何正确认识敌人的糖衣炸弹,是我们每个人的事。相信这次奥密克戎摧毁健康身躯的经历,能让更多的人静下心来总结教训,下一次,打赢这场战争。

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观是什么,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观是什么意思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net/9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