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服事件营销软文(汉服营销文案)

近年来,汉服成为不少人喜爱的服饰。与早些年仅仅是出现在摄影棚、网红景点不同,这几年,在许多城市(诸如西安、杭州)的大街上,也能不时见到身穿汉服的人,男女老幼皆有,他们自如地走在路上,并不会引来旁人侧目——穿汉服已经成为了一件很平常的事。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穿汉服出游甚至成为了一种时尚风潮。在短视频和社交平台上,随处可见与汉服有关的讨论。汉服的高热度,还引来一些国际知名服装品牌的「借鉴」,引发不小的争议。

汉服这个曾经只局限于小众群体爱好的服饰不断破圈,逐渐成长为颇具规模的消费分支。根据中国服装协会艾瑞咨询等共同发布的《2022年中国新汉服行业发展白皮书》,汉服消费者规模在2021年已达到1021万人,同比增长14.4%。与此对应的2021年中国汉服市场规模达到105亿元。

现在,穿汉服已经不再只是关于历史、关于服饰的小众爱好,而是许多人的生活日常。汉服消费需求的快速扩张也带动了相关行业的发展,诞生了一大批中小微企业,它们成长的过程中,吸纳了大量从业者,也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

在汉服产业爆发的这几年,杭州、广州、成都、曹县等地的相关企业快速抢占市场,成为行业发展的受益者。与杭州、广州、成都三个大城市拥有产业先发优势不同,地处山东西南革命老区的曹县能够依靠汉服「出圈」,在汉服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则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要知道,曹县位置相对偏僻,从前是个欠发达的农业大县,由于工业基础薄弱、缺少支柱性产业,还一度是省级贫困县,贫困人口数量居全省前列。

曹县与汉服的渊源,可以从2009说起。2009年以来,以曹县大集镇为源头,当地兴起了演出服饰网销产业,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巨大的市场。这不仅帮助许多当地人实现了脱贫,也让曹县逐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可以持续发展的支柱性产业。

据央视报道,曹县大集镇丁楼村的任庆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在很长的时间里,丁楼村的村民仅靠种地为生,人均六、七分地。任庆生家里五口人,却只有三亩六分地,种小麦和玉米,收入微薄,勉强为生。为了养活一大家子,任庆生不得不跟村里其他人一样外出打工。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任庆生回忆过相当辛苦的打工生涯:「那时候我们搞建筑,木工。有一次,上午扛木材,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个大钉,一脚踩下去,当时穿的球鞋,就把脚戳穿了,脚背上漏出一公分来长的钉。把钉拔下来,血直喷。」

2009年的一次经历改变了这一切。这一年,任庆生听说网上开店铺可以挣钱,就凑了1400块钱,从县城组装了一台电脑回家。

电脑有了,卖什么呢?他经过一番琢磨,最终决定从当地现有的产品——服装卖起。

在那之前,大集镇有一个从事影楼摄影的老板。他和影楼布景、道具等打交道,发现摄影需要的服装款式变得很快、消耗得也快,慢慢就从摄影行业转变到服装上面来了。受他的影响,当地亦有其他村民做起了影楼布景、摄影服饰加工的生意。

任庆生决定在网上先卖这些服饰。没过多久,任庆生就尝到了甜头。他曾如此回忆当初的情形:「做了一个多月接了一单生意,卖了36套衣服,赚了将近600块钱,那时候心里特别激动,我们两夫妻看着电脑,兴奋得不知道怎么操作了。」

到了2011年,一个六一,任庆生就赚了一万多块钱。他特别激动,高兴得睡不着觉。此后生意越做越大,效仿他的村民也越来越多。慢慢地,开网店的村民们纷纷建立了自己的生产车间,还从周边乡村聘请人来做演出服和摄影服。任庆生的车间就是把村里的牛棚拆了改建成的。

就这样,在这个偏远的鲁西南农村,一个在现在颇有影响力的产业的雏形诞生了:销售靠的是卧室里的几台电脑,生产则是家庭式的小作坊,布料都堆在院子里——这也引起了当地有关部门的警觉:这样在院子里堆放衣服,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在指导村民消除安全隐患的过程中,大集镇的领导们想到了更长远的事。他们建议村民把松散的家庭作坊注册成为规范的公司。虽然村民对此并不是很领情,感觉政府是不是想增加税收,收取什么费用?但是在包村干部们的劝说下,公司最后还是办起来了。其实大家都明白,只有公司化发展,家庭作坊式的加工户才有机会做大做强。

于是,第一批6家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了。这个时候,它们都还是小微企业。

当然,有想法、愿尝试的,并非只出现在大集镇丁楼村。在媒体的报道中,在曹县的多个乡镇,都有任庆生这样的尝鲜者、致富带头人。比如,不少媒体都报道过曹县安才楼镇安许村一位叫费敬的年轻人。他开网店的时间,甚至比任庆生还早。

1989年出生的费敬毕业后到上海打工,接触到开网店这个「新事物」。2008年3月回到家乡,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网店,卖衣服。随后,又卖起了学位服。每到毕业季,许多高校都有批量需求。赚到钱之后,他有了固定的代加工工厂,并形成了设计加工销售一条龙产业。

有了任庆生、费敬这些尝鲜者的成功示范,加上行业发展的速度远超预期,越来越多的参与者尝到了甜头,也就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这个行业。于是,外出务工的农民回来了,在大城市上大学的年轻人也愿意返乡创业了。没用多少年时间,曹县就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演出表演服饰加工基地。除了生产商业演出服,同时还生产寿衣。

最近这些年,随着汉服市场的快速升温,许多曹县人开始将目光转移到汉服上。

得益于生产、销售商业演出服的积累,转入汉服产业之后,借助互联网+,曹县汉服产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开始向纵深发展,探索、衍生出汉服特色产业集群,形成了从创意设计、原材料、款式、制版、印花、生产再到电商销售、售后服务等一条完整的汉服产业链。

据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的统计显示,目前,全县有2000多家汉服生产企业,除上下游相关企业外,原创汉服加工企业超过1000家。

从几家小微企业,到几千家企业,曹县汉服产业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虽然除了部分头部企业之外,大部分的企业依旧是中小微企业,但这些企业集群式的发展,让曹县的汉服走向了全国。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莫荣认为,数字经济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创造了更多新的就业机会和岗位。「数字平台通过业务渠道链接,数以千百万计的各类市场主体,发挥了开源和孵化作用,成为催生新业态、赋能中小微的动力泵。」

当然,在曹县汉服产业发展的这几年,也并非一帆风顺,没有问题。

之所以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从成都、广州、杭州等地的企业那儿分一杯羹,曹县汉服最初的一大优势就在于便宜。

有曹县汉服生产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过原因:演出服饰一般都是一次性商品,质地轻薄,客户对质量方面的要求也不高。刚开始,曹县的汉服经营者还是按照演出服饰的生产理念,以量大价低为主,直接将上千元的汉服价位,拉到了100多元低价。

这种策略,成功的地方当然是快速占据了中低端市场,但劣势也是明显的——在汉服圈内,山寨、抄袭、价格低、质量差等成为曹县汉服的「标签」,甚至招来了诉讼。

曾有知名的外地汉服品牌,因为被抄袭,直接带着律师团来曹县,一连起诉了多个曹县汉服商家侵犯版权,并且取得了胜诉。

不仅如此,由于不少汉服经营者都是以家庭作坊为单位的小微企业,经营者版权意识不强,不仅抄袭外地的,本地商户之间也有仿制侵权的情况。

产业发展初期,也是各种无序、混乱极易泛滥的时期。

在经历了被大牌商家投诉甚起诉之后,加上舆论、购买者们的批评,曹县的一些汉服经营者逐渐开始重视原创设计,并开始走上中高端路线。

在曹县的汉服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因素。

一是需要人才。这一点,近年来有很多可喜的变化。

胡春青是曹县大集镇胡楼村里出的第一个博士,2018年中国科学院博士毕业后回到老家。夫妻二人开始了汉服创业。

他的妻子孟晓霞大学学的美术专业。创业之后,重新拿起画册,每天利用闲暇时间研究起中国传统花纹和文化来。2019年,孟晓霞所设计的一款单价为168元的斗篷,一经上市就卖出了5000多件,而她设计制作的一件高端定制汉服,卖出了3.5万元的价格。

更为幸运的是,随着曹县汉服知名度的提升,以往不愿意前来工作的外地人明显多了起来,这让胡春青能顺利招聘到合适的设计师以及服装生产团队。如今,胡春青的公司先后设计出多款汉服款型,获得数十个原创美术创作版权专利。

像胡春青夫妇这样的人才,曹县汉服产业里,越来越多。

今年7月,曹县汉服设计研究院的揭牌成立。这被视为曹县汉服产业进入「原创汉服」的新阶段。曹县汉服设计研究院将为汉服原创设计人才培育、市场开拓、品牌打造等方面提供有力支撑,助推汉服产业提档升级。

另一方面,还需要资金的支持。

第一财经在2021年4月的一篇报道中指出,「第一财经记者在曹县走访中发现,不少汉服电商有融资缺口,因缺少抵押品,很难从银行借到50万元以上的贷款。」一家国有大行某支行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行业缺乏整合,家庭作坊式的汉服电商较多,财务信息不健全。当地银行未大规模地进行行业授信,我们只做了零星的少部分电商的信贷服务。」

从报道中可以看出,这些小微企业想要获得更长足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在过去几年的发展当中,生产汉服的曹县企业,也有相当数量的企业,从小微企业成长为相当规模的公司,这是曹县汉服产业提档升级过程中非常积极的因素。

这两年,随着直播的兴起,在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曹县屡次登上网络热搜。在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曹县梗」——从「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到「中国不能没有曹县」,很多人戏称曹县成为了「拳打北上、脚踢广深」的存在,是「宇宙中心」。居高不下的热度,又进一步带火了曹县汉服。

在社交媒体火热之余,曹县汉服还能火多久?这当然那取决于市场,取决于受众对产品的认可度。但本质上,还是取决于行业中的这些数量庞大的中小微企业以及成长起来的头部企业能在产业升级中取得多大的突破。期待在政策、资金、人才、市场等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他们越来越好。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net/8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