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树观后感1000字(雨中的树电影观后感3000字)

#打卡挑战局#

雨中的紫楝树

文/夏纪元

暴雨初歇,趁着这伏天难得的凉爽,我又一次来到了日月湖

沿着湖边步道,打算边散步边拍照,自信雨后的日月湖定然不会让我失望。待到接孩子放学的时候,顺路直接去学校,可谓一举三得。于是,一边走一边暗暗为我的周密安排和自作聪明而感到骄傲。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刚刚没走多远,雨又开始滴答起来了,刚刚酝酿起来的好心情一下子又变得沮丧起来。正想折头回去,我忽然想起来了那棵紫楝树,在这雨水滋润的夏天,应该更加的枝繁叶茂、亭亭如盖吧!顾不得雨水打湿了头发和衣服,我径直又往那棵楝树的方向赶去。

日月湖那棵楝树,位于去枫叶岛转弯处的左手边,旁边有座小亭子,我称它为听涛亭。每逢春天紫楝花开的时候,我都要独自或者邀约朋友前往赏花。看紫晕流苏、云蒸霞蔚的壮观景象,感受王安石《钟山晚步》中那种“小雨轻风落楝花,细红如雪点平沙。槿篱竹屋江村路,时见宜城卖酒家”的宁静意境,当作是一场必不可少的春日盛宴。

此时,虽没有了紫楝花的美丽,但一树葱茏、满目滴翠则别有一番风味。这样想着,便一路小跑着朝那棵楝树跑去。

细雨蒙蒙中,那棵楝树格外的苍翠,一片片的叶子像喝饱了水,明晃晃亮晶晶的,通透活泼。一串串的楝豆挂在枝头,像极了一串串的翡翠,那样碧绿,那样透明。这一树茂密的绿、闪耀的亮,将周围的景物也映衬的绿了起来、亮了起来,日月湖霎时活泛了许多。雨势渐渐大了起来,尽管依依不舍,我也只能打道回府了。

回家的路上,念念不忘着那棵楝树,我的思绪也跟着回到了童年。我的童年与楝树有着不解之缘,一是和奶奶领我们玩的小游戏有关,二是和父亲当年的一句承诺有关。

奶奶领我们玩的小游戏,是一种乡下暑天必玩的土游戏。说它土,一是指它在土坑里玩,二是指那是一种乡下土生土长的小游戏——先对称挖两排小土坑,一排五个。然后每个坑里均等放入五至八可楝豆,按石头剪刀布决定先后,一方从任意一个坑里抓一把楝豆,依次往下一个坑里丢,每个坑里丢一颗。丢完后再抓一把继续往下丢,直到遇到空坑,空坑前面那个坑里的楝豆就归这一方所有。另一方在剩余的坑里随机也抓一把,规则同上。最后,谁赢得的楝豆多谁胜出,这一局就算结束,接着再玩下一局。

儿时的夏天,即便是上了小学以后,每年暑假都是在这种小游戏的陪伴下度过的。奶奶年复一年、不厌其烦地领着我们玩这种游戏,与其说她喜欢和拿手这种小游戏(每次她如果不让着我们,我们连一局也赢不了,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里面有数据诀窍),不如说她宠着和爱着我们。

父亲的那句承诺,是因为我们家自留地的那棵楝树。那棵楝树是自生的,即鸟儿衔的楝豆落到地里长出来的,并非父母栽种的。不知是土壤肥沃,还是基因强大,那棵楝树生长得出奇的快,没有几年就已经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了。干活累了的时候,我们一家便在树下休息或者乘凉。看着一天天长高长粗的树干,父亲半真半假地对我说,等你长大娶媳妇盖新房的时候,就用这棵楝树给你做门窗、打家具。于是,我便日日盼望长大,盼望娶媳妇,盼望看看用那棵楝树打制的门窗和家具该是多么的漂亮。

等到上高中以后,由于为我定亲和供我上学,家里的一点微薄积蓄都用光了。还没有等到为我盖新房,那棵楝树就不得已地被父亲出掉卖钱了。周末回家,看着母亲闷闷不乐的模样,我就试探着问她因为什么。母亲竟抹起了眼泪,哽咽着说西地那棵楝树被你叔(不知为什么我家管父亲叫叔)卖掉了。

我飞奔着朝西地跑去,果然,原来楝树的位置只剩下一个土坑。我知道,父亲的承诺终究没能兑现,我梦想中的楝树门窗和家具自然也落空了。我眼圈红红的,眼泪汪汪的,但又怕被跟着跑来的母亲看到,便用衣襟擦了擦,若无其事地拉着母亲的手回家去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丝毫不提那棵楝树的事。但父亲有几次想给我,解释,都被我岔开话题,他也只能欲言又止。我知道,父亲心里一定比我还难过,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又怎忍心往父母的伤口上撒盐呢?

多年以后,尽管家里经济条件好了,我们兄弟姊妹连同父母都搬到了城里,母亲仍然念叨着那棵楝树的事,埋怨父亲不该早早地把那棵楝树卖掉,要不然现在怕是有两搂(两个人合抱)粗了。父亲不说话,脸上却带着一副苦笑。当然,我也只好再一次岔开话题,不忍再去揭那层两代人的伤疤。

唉,触景生情的那棵楝树,以后不去看也罢。

七月二十二日晚于俯仰斋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net/4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