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完结篇女主(穿越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完结篇免费阅读)

各位书友们好,我是卓凡音乐,今天给大家带来几本重生小说,如果你也喜欢这类型的小说,还请多多点赞留言呀!

第一本《我的痞子王妃》 作者:痞木鱼

简介

我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哇!不错的房子啊!古香古色的,不是吧!这是哪啊?只见大厅里设有灵堂,我走进灵堂,跪了一地穿着丧服的人,大厅中间是一口红木的棺材。……

穿越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完结篇女主(穿越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完结篇免费阅读)

入坑指南

清晨,走出我的小窝儿,来到湖边。闻着空气中的清香,刚刚从地平线上爬上来的阳光还有些慵懒。我开始感到内心阵阵顿重的疼痛,阿木,你个混蛋,也许这一世我们都不能再见面,你会后悔吗?如果当初你不曾选择离开,如果当初我亦不曾选择离开,今天的我们的距离不是一个太平洋而是几千年的光阴啊!阿木,你真的是个笨蛋!但是我还是不能放开我的手,哪怕是隔着几千年……

“小姐!”思绪被阿蒙那还很稚嫩的声音打断。

“嗯?”我回过头。

“小……姐”阿蒙愣在原地,脸颊微微有些红润。

“怎么了,愣在这里!”我走到阿蒙面前,轻轻的摸了摸阿蒙的头。

“小姐,站在湖边,猛地转过身,我还以为看到了仙子”阿蒙羞羞的说。

“我不是什么仙子,我是一个善良的恶魔!”我做了鬼脸。

“小姐,今天出去游湖,可不可以换上我为您准备的衣服呢?”阿蒙跟在我后面小跑。

“嗯?”我看出了阿蒙的难色,是啊!我太任性了,对于这个朝代的人,我的衣服确实是太奇怪了,所以咱就入乡随俗吧,更何况唐朝的服装我并不觉得难看。

“好吧!”

“真的吗?”阿蒙脸上闪过一丝惊喜。

“嗯”看着这孩子那雀跃的表情,我忽然觉得有些难过,只是答应了她一个微不足道的请求,她居然那么开心。

“小姐,您看,你要穿哪件呢?”阿蒙打开一个很大的红木箱子,里面装满了衣服。

早就在史料上看过,唐朝纺纱技术相当的高超,可是非亲眼所见是无法由衷感叹这种纺纱的高超技艺,这纱轻如蝉翼,相信在当今的高科技发达的时代,也不可能纺出这么精美的纱。

“嗯,就穿着件吧”我拿出一件淡粉色的衣裙,呵呵,我最喜欢的颜色,粉嫩嫩,粉嫩嫩。裙摆上有两只蝴蝶翩迁在白色与黄色的花丛中,配上淡紫色的缎带搭配在臂弯里,飘逸!

“让阿蒙为小姐梳头吧”阿蒙拿来鸾梳。

“嗯”

阿蒙的手法很是利落,可能唐代的女孩都很会梳头吧,一会的功夫,我的长发已经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发髻。阿蒙拿来头饰让我挑选,我信手拈来一枚蝴蝶的头饰,阿蒙轻轻的将它插进发髻里。

“小姐,好漂亮啊!”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嗯,不愧是我米乐儿,干什么象什么,现在也像个唐朝人了。

“阿蒙!GOOD…JOB!”我拍着阿蒙的肩膀,阿蒙一脸茫然,不知所以然的看着我。略施粉黛后,穿上了唐朝的鞋子,曾经只在电视上看过,不过真的穿在脚上,还是不能完全适应。

走出我的小窝,我失去了往日的“风火轮”只能小心翼翼走路,还要提着裙子生怕踩到脚下跄个狗啃屎。靠!这鞋底怎么这么硬啊,用死人舌头做的不成。

“嘿嘿”阿蒙在我身后掩住嘴笑着。

“怎么了?阿蒙!你笑什么呢?”我回过头看着阿蒙。

“今天的小姐,跟平时很不一样呢,走起路来像是个大家闺秀,不过阿蒙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你个小丫头,就你话多!”我用轻轻手敲了敲阿蒙的头。阿蒙嘿嘿一笑,可爱至极。

“来了!”承德说着,大家的视线都转向了我一个人,呃!汗!这糗样让混蛋倓看见,真是丢脸。众人的目光忽然有些僵直,可能是看到我这身唐服吓到了吧!

“此女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哪!”太子豫说着。

“莫非是仙子落入凡尘,妙哉!妙哉啊!”成书感叹着。

“嗯嗯嗯,同感!”成武应和着。

“嗯!”倓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注视,眼中少了之前的一些不屑却依然冷淡。

“hello!every…body!”我举起手打招呼。

“哼!还是那个德行!”倓冷淡的将视线转向别处。

“先进去用早饭吧!”承德说着。

“咦?豫殿下跟倓殿下昨天在学士府过得夜吗?”我看着两个人。

“嗯,豫跟倓要在学士府住上一阵呢!”成书说着。

“哦!”MD混蛋倓,赶紧滚回宫里去吧,赖在这里干嘛,谁要看你那张死人脸!

“乐儿姑娘,以后你就叫我和倓的名字就好了”豫说着。

“这样可以吗?”我有些不好意思。

“嗯,可以”豫温柔的微笑着,“那以后豫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在我们的时代如果在女孩名字后面加上姑娘一定会被看成异类的!”

“啊?还有这回事?”豫很惊讶。

“奇怪的世界!”倓冷淡的丢了一句。

“少摆出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活着连累人,死了连累鬼的选手!”我等了他一眼,混蛋倓,大早上就给我添堵。

“哼!”倓一个人径直的朝膳房走去。

“我说你们能不能把他踢到一边去!”说完,身边的人都用扇子掩住嘴巴,笑了起来。

TMD我得罪谁了我,要跟这个黑面神一起吃饭还要一起游湖。真是让我上火,早知道这样离开家的时候就带上一百袋牛黄解毒片了。

走在长安的大街上,我仿佛是一个陌生人倾尽我所有狂热而又活泼的好奇心窥探着长安城的生动景象以及人们脸上那欢悦的神情。听阿蒙说着以前的长安比现在要热闹的许多,是啊!从唐肃宗开始唐朝就开始衰落了。这是一个朝代宣布结束的前兆吧,历史的变更是无法避免的啊!历史更像是树木在四季中的轮回,在长出新的枝叶之前,总要经历惨淡的陨落与凄凉。

“豫!倓!承德!”一个男孩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一个长相干净斯文的男孩从人群中窜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孩,女孩很清秀,也很温婉。

“浩俊,怎么才来,再不来我们就自己泛舟去了”豫说着。

“豫殿下,倓殿下,承德少爷,成书少爷,承武少爷,浩姝有礼了!”女孩很谦卑。

“嗯,没想到今天浩姝姑娘竟也有此雅兴啊!”豫微笑着。

倓没有说话,可是当倓看到浩姝的时候,眼中荡漾起了一丝丝温情。咦?原来这个混蛋喜欢这女孩啊!切!恶心!真是没看出来!还以为这怪胎不是从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呢?

“这位姑娘是?”叫浩俊的男孩看着我问。

“是令妹乐儿,这是大将军的浩俊公子和浩姝小姐”承德说着。

“初次见面!”我对这对兄妹点了点头。

“令妹?令妹不是……”浩俊说着。

“说来话长啊!一会再慢慢解释给你听吧!”承书说着。

“阿蒙,看什么呢?”我回头看见阿蒙有些心不在焉。

“啊!没什么?”阿蒙将头迅速的转了过来,我看了看后面,原来是豫的贴身侍卫,那男孩跟阿蒙差不多大的年纪,长得不赖。

“哦!这样啊!”我故意若有所思的说着。

“什么?小姐!”阿蒙忙问。

“我已经看穿阿蒙的小秘密了哦!”我坏坏的笑。

“小姐好坏!”阿蒙瞬间羞红了脸,灿若桃花。

“恋爱啊!恋爱!”我故意放长声说着。

“小姐!这样羞羞的话怎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啊!”阿蒙的脸颊更红。

“Why…not?”我一脸无所谓。

“这乐儿小姐好生特别啊!”浩俊看着我说着。

“切!我对帅哥不感冒哦!”我淡淡的说。

“嗯,乐儿小姐,人很漂亮又有几分男子的气概,人又风趣,是特别的很”浩姝说着。

“谁说不是呢!”豫若有所思的说着。

“啧啧!我说你们古代人真的很喜欢在别人背后议论呐!”我走过来。

“乐儿小姐别误会,我们没有在说乐儿小姐的不是”浩姝解释着。

“不要叫本帅小姐,就叫名字就OK了”我给这女孩一个温柔的微笑,随即众人忽然为之一愣,可能我很少让他们看到我温柔的一面吧,忽然很不想对别人温柔,我就是这么的任性啊!

“乐儿小姐说话,我都听不太懂”浩俊说着。

“是这样的,……”成书将我的事情大致讲给了浩俊和浩姝听,浩俊与浩姝脸上一阵惊讶盖过一阵讶异。

“我认为乐儿小姐的事情就暂时我们知道就好,知道的人多了反而会给乐儿小姐带来麻烦”浩俊说着。

“嗯嗯,我同意浩俊说的”豫点了点头。

“我倒是没所谓”我一脸无所谓的说。

“倓,你看呢?”豫说着。

“我也无所谓”倓冷淡的说。

“这回你们倒是难得的一致呢”承武调侃着说。

“谁要跟他一致呀!”我跟倓异口同声的说着。

“哎呀!还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呢”承德也调侃了起来。

“闭嘴!”我跟倓又一次的异口同声。

“别学我!”我跟倓第三次异口同声,相互怒视,大家被我们惹得忍俊不止,我们俩便谁都不再说话,独自生着闷气。

“我说阿蒙,你假装摔倒在那男孩面前,这样他过来扶你,你们就有机会说话了”我悄悄的对阿蒙说,阿蒙看了一眼那个酷酷的男孩,不禁有些迟疑。

“没关系,我来帮你!”

说完我故意拉着阿蒙慢慢的走,男孩快走过来的时候,我借机轻轻的推了阿蒙一把,谁知道,阿蒙还真的摔了一大跤,结果脚踝磕到了一块尖尖的石头上,流了很多的血。

“没事吧?阿蒙!”我看着流了这么多的血,心里一惊,阿蒙已经不能走路了,这是大家都回过头看着我跟阿蒙。

“怎么了?”豫走过来温柔的问。

“阿蒙不小心摔倒了,现在走不了路了”我说着。

“阿志,你来背阿蒙吧”男孩走了过来,阿蒙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我让你假装摔一跤,谁让你弄得跟流产大出血似的,笨蛋!”我小声在阿蒙耳边说着。

“小姐,我……”没等阿蒙说完,男孩已经背起了阿蒙,我忙向前跑去,回头对阿蒙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叫做阿志的男孩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倓的目光紧紧的追随着浩姝,那种迷恋像是一种最单纯的单恋。哎呀,初恋真好啊!

龙舟停在湖岸上,豫跳上龙舟,回过头小心翼翼的拉着我,豫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呢!倓则轻轻的挽着浩姝的胳膊,很是亲密,哎真好啊!阿木,你要是在就好了啊!

阿蒙同我坐在船头,而阿志则坐在了船尾,阿蒙望着阿志分红了脸颊。

“怎么样?刚刚很爽吧!这次再给你制造个机会”说完我拿出手帕,轻轻的扔进的湖里。

“啊呀!我的手帕!”众人都被我的叫声所吸引。

“小姐我去帮你拣”阿蒙说着。

“不用了,只不过是一支手帕而已,”真是阿蒙已经探出了半个身体去拣掉进湖里的手帕,我看情况不妙,忙要去抓住阿蒙,谁知没等我抓住她,她一下子就栽进了湖里。

“阿蒙!阿蒙!”我忙用手去抓她阿蒙的手,这时一个身影跃进了湖里,阿蒙被阿志救了上来。

“阿蒙!阿蒙!”好在阿蒙没事就是衣服湿透了。

“快让她进船舱吧,船舱里有被子”豫说着,几个丫鬟将阿蒙扶进了船舱。

“太危险了,乐儿还是到这里来吧!”这时浩俊也拉起我。

“嗯,我先去看看阿蒙”我转身朝船舱走去阿蒙躺在被窝里,看来没有什么大碍。

“小姐,让您担心了对不起!”阿蒙有些内疚的说。

“我当然担心了,笨蛋,刚才你是流产大出血,这回怎么弄得跟投河自尽似的,真笨!”我无奈的说。

“是嘛,阿蒙就是笨啊!”阿蒙说着。

“不过你也算是因祸得福吧!那小子不是去救得你吗,一会衣服干了可要好好的谢谢人家哟!”我摸了摸阿蒙的头。

“嗯”阿蒙忽然红了脸。

走出船舱,豫迎面走过来。

“你这个当主子的,怎么连丫鬟的终身大事也操心?”豫微笑的问。

“我当然要管了,那过去孩子无依无靠,现在我就是她的依靠啊!所以啊做人难!做个好人难!做个好女人更难!”我痞痞的说。

“呵呵,怎么说你好呢?”豫用扇子敲了敲我的头。

“嘶!你敢敲我的头,你不想混了?”我皱起眉头。

“哦?哈哈哈!”豫笑得很灿烂,俊美到了极致!

“我们去聊天吧!”豫拉起我。

呃!恶心!碰到倓的目光!想吐!

“你的丫鬟,让你带的颇有你乐儿小姐的风格啊!”倓嘲讽的说。

“你有话明讲,别放屁掺沙子连讽刺带打击的,就你话多!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死人扔进湖里喂鱼”我狠狠的瞪了倓一眼,他们有还嘴,可能是考虑到有浩姝在的关系吧。总之,赢了!耶!

“这天为圆地为方的世界真是奇妙啊!生生不惜的万物!”浩俊说着,众人都点着头,表示同意。

“非也,非也!”我说着。

“此话怎讲?”成书问道。

“我们生活的地方叫做地球,它是一个圆球,是宇宙中的一颗行星,而宇宙无穷无尽没有尽头,由无数个星球组成,地球会挠着太阳公转,自身还会自传,这就有了一年365天和一天的24小时,也可以说你们所谓的12个时辰”众人皆有些惊讶。

“如果这么说来我们在球底下的时候,岂不是要掉下去了?”承书说着。

“问的好,地球自身有引力所以我们不会掉进宇宙,我们称这种引力叫做地心引力,有一个很伟大的外国物理学家叫做牛顿,他在一颗苹果树下看到苹果掉落而不是飘向外太空,得到了一个很伟大的定律,叫做万有引力,说的是在地球上的一切物体都会受到地心引力的吸引”语毕大家都发出感叹,只有倓看着我,眼神中有种复杂的情绪。

“乐儿,真博学啊!让我们很是长见识!真是三人之行必有我师啊!”浩俊说着。

“哪有,这都是我们初中课本上的东西而已,”我说着。

“你们每个人都学习这么高深的知识吗?”承德问道。

“这不算什么高深的知识啊!是常识!”我不以为然他们的惊讶。

“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你们的教育呢?”承书说着。

“我们的教育从小孩子就开始,逐步加深,分为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教学体系,大学就是相当于你们的科举考试,但是我们不光考做文章而是所学习的各种学科,而我们的大学是大部分的人都能考上,不象你们的科举只有那几个名额”

“那乐儿你是大学咯!”浩姝眨着清澈的大眼睛。

“我是硕士”我自豪的说。

“什么是硕士”承武问。

“硕士就是要在大学之上”我说着。

“那乐儿真是了不起啊,区区一弱小女子竟能如此博学,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承书感叹到。

“浩姝好羡慕乐儿呢!”浩姝说着。

“没有啦!其实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不能以金钱或是学识来衡量人生的价值的,因为每个人心中的价值的度量都不一样,所以只要做好自己,坚实的踏出每一步就是很值得敬佩的”我说着。

倓看着浩姝眼中充满了温柔,她的每一个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她的每一个明媚的眼神他都看在心里。这样冷酷的一个人,居然也会有这样温柔的一面。曾几何时,也有这样的一个人无论何时都在注视着我,我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微笑,每一次哭泣,他都深深的刻在心里,然而现在我却再也看不到那一双温柔的眼睛……我的心真的痛的不行。

点击下方链接继续阅读http://wx10f277e041e7f92e.999novel.cn/p/id/18087.html

第二本《血染皇城,炽凤归巢》作者:春风骄阳

简介

远在漠北,听闻丞相府大姑娘夏行芜与离王二月十七大婚,他撇下漠北单于和公主,扔下拟好的两国条约,策马狂奔了两天两夜赶回汴京,十八年来他从未那般失态过,那是第一次他尝到一种叫做失去的滋味,所以他回来了,抛下功勋虚名,不顾一切。 “若当日我真嫁了……”夏行芜没有说完。 “我便杀了他。” “那我不就是寡妇了?” “我娶你。” “那若我当日真的死了……”夏行芜一直不明白,她为何会死而复生。 “不会,当年你偷吃了我的九转大还丹…

穿越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完结篇女主(穿越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完结篇免费阅读)

入坑指南

行芜心下欢喜极了,吃力地张了张口,苏姨娘见状忙提起裙裾,小跑着到一旁的方几边儿倒了杯水,雪绘抬了凳子垫脚,轻手轻脚地将行芜扶坐起身喂了水。

行芜约是累极,话儿都没说上一句便又昏睡了过去,骇得苏姨娘双腿一软,亏得雪绘探了行芜的鼻息说是“真活了”才叫苏姨娘宽了心。

今夜相府注定无法平静,一批又一批的府医被送进东苑,不多时又眉头紧锁地走出来,最后竟是连宫中都惊动了,派了几位御医出来,一时间竟也说得上热闹。

“活了?!”东偏院的孙氏屋里头传出似惧似怒的吼声。

透光半开的窗户趁着烛火能看到双连跪在孙氏面前,有些难安的模样,道:“奴婢遵夫人的吩咐,把药粉和了蜜水浇在蜜饯上亲眼见大姑娘吃下,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已经死透了的人又活过来了。”

孙氏怒极,要不是这个时候打杀了双连会招人口舌,她哪会在这儿与双连废话,“你且先回东苑伺候着,给我看看夏行芜究竟是人是鬼,我倒要看看她耍得什么花样!”

双连心里发苦嘴上不得不恭敬地应了声:“是。”

“姑娘!”雪绘端着药汤打帘而入,手脚麻利地在行芜身上盖了件儿狐皮大氅,忧心道:“打从前儿个姑娘醒了便魂不守舍的,看着真叫人着急。”

行芜缩在袖管中的手一紧,生生的将打着旋儿的眼泪忍了回去,她还没有嫁给楚离,一切,都还来得及,前世的老路,她夏行芜断不会再走一遍!

“姑娘赶紧喝了这药汤,您这身子总是拖着不见好怎么行。”

行芜挪了挪身子将绣着并蒂海棠的引枕推到一边,露出一道暗格:“这里面的物事儿找个没人的角落烧了吧。”

雪绘闻言手里的药汤也不顾了,急忙问道:“姑娘,那可是离王殿下赠予你的亲笔手书,平日里您宝贝的紧,便是我都不给碰上一下呢,怎么说丢就丢了?”

“你只明白我再不是只会跟在楚离身后摇尾乞怜的那个夏行芜便好。”那信匣中的书笺只四个字,从前她兴许不懂,可打前儿个楚离半副鸾驾迎夏行贞入府,她总算是明白了。

好一个“丞相定夺”,他要娶的不是她,不是夏行贞,而是夏府的势力,夏正明的助力!只要是夏正明的女儿,无论是谁,楚离不在意。

行芜藏不住心思,脾气是大了些,可在汴京的贵女中却是顶有名儿的,端得是一副真性情又出手大方的主儿,有这样的主子谁不欢喜?雪绘惯是行芜放在心尖儿上疼的丫头,又岂能不了解自家姑娘是什么脾性?

打从前儿个姑娘醒了似乎和从前就有些不同,可到底是哪里变了雪绘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姑娘不会是癔症了吧。”

“死丫头,瞧你这张嘴!浑说些什么胡话!当心我稟将你罚出府去!”帘子高高打起,苏姨娘煮了清粥送来,正巧听见雪绘兀自嘀咕,不由得气急,边还为行芜拉了拉搭在腿上的大氅,道:“芜姐儿前些时候受了棺木里的湿气,怎么也不多穿些?今儿个外头活能冻死个人,要是……”

看到苏姨娘,行芜心头暖了几分,熨贴着心头叫她近乎哽咽,出声唤道:“母亲。”

苏姨娘上衣穿着件儿水绿色绣花儿短褥,下配雪缎百褶长裙,衣料是番邦进贡的天蚕雪缎子,寻常官家的夫人姨娘怕都是没得穿的,这衣裳还是行芜前年随口叫人做了送去西偏房的,苏姨娘平日里爱惜得紧,逢人便说是大姑娘送的,叫孙氏看着都眼红。苏姨娘端得是府里尝惯了人情冷暖的,待行芜俨然亲生女一般,只怪行芜当时叫鬼迷了心窍,竟是厌起了她,为这苏姨娘没少偷着抹眼泪。

此时听行芜唤她“母亲”,苏姨娘竟是不可置信地颤了起来,眼泪疙瘩滚滚地往下落,边还扯起雪绘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着,边还不住嘴地应着:“诶!诶!”

雪绘心里替苏姨娘高兴,眼眶里的眼泪也打着转儿,吸了吸鼻子,嗔怪道:“苏姨娘倒是这个时候了也不忘了宝贝自个儿的衣裳,赶明个可得赔我件儿好的,不然我可不依。”

“赔你,赔你,你这妮子最是小气。”苏姨娘脸上掩不住地欢喜,行芜能同她亲近已是已是叫她喜出望外,哪儿成想一场劫后重生,行芜竟能唤她一声“母亲”,这便是叫她死也值了。

“谁让姑娘最疼我呢!苏姨娘可是醋着了?”

瞧雪绘那得意的模样儿,苏姨娘白了一眼,道:“嘴上也没个把门儿的,这话出去可不能浑说,不知道的以为芜姐儿调教的是顶没规矩的。”

雪绘瘪了瘪嘴,朝苏姨娘比了个鬼脸儿。

行芜打心眼儿里欢喜,她不知为何能够重活一回再走一遭,只感谢上苍,到底还是没有弃了她,前世她亏欠的人,今生总算还有机会偿还。

“姑娘,赵管家刚传了话儿来,说是咱们丞相叫姑娘拾掇拾掇到书房去。”隔着门帘外头有人高声禀道。

这厢听了通禀,雪绘忙扶了行芜起身。

穿过三进的院子,再转过抄手小廊便看见书房前挂着有些年岁的匾额,见来人是行芜,赵管家忙弓着身子引了行芜进去。

书房里夏正明端坐在书案后,左手边儿是五姑娘夏行惜,衣着藕丝琵琶衿上裳,外罩一件儿锦绣双蝶钿花衫儿,下着牡丹薄水烟逶迤拖地长裙,发间簪着翡翠金步摇。

行芜看着一身儿绫罗绸缎,珠光宝气的女子,这便是她的五妹夏行惜,也是孙氏的嫡亲女儿。

夏行惜恭敬地向进来的行芜问了安:“我听着丫鬟婢子说姐姐身子不爽适,现下可还好?”张口就满是关切的味道。

“也没什么打紧,只是叫五妹妹操心了去,我这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只一句话,便叫夏行惜便愣了愣,行芜一向是个飞扬跋扈的,贵为相府嫡长女,万千宠爱也真无人敢挑了她的理儿去,可今儿却对她假以辞色,怎么看都觉出些蹊跷来,再细瞧瞧也看不出个一二三来只得作罢。

夏行惜因笑道:“咱们姐妹间哪里用得着如此客套,看大姐姐无事我便放心了。”

说话间,婢子沏好了壶茶端了上来。

点击下方链接继续阅读

http://wx10f277e041e7f92e.999novel.cn/p/id/18088.html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net/4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