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针营销策划(指南针营销公司)

“我们有没有可能,如果分配模式变一下,行不行呢?产值向干活的年轻人倾斜,让他们有获得感。你们觉得怎么样?”老严抛出一个话题,他其实早就有过这样想法。

老陆犹豫了一下,在斟酌怎么说好。“如果改变分配方式,那层级就没有意义了。如果层级没有意义了,那年轻人还在这里熬什么呢?来这里就是为了升级往上爬。”

老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出自己的想法。“不搞层级了,小组长也放下去。搞志愿军三三制,三个人一个战斗小组,开干!两个建筑,一个结构,就是一个战斗小组,有困难自己解决,设计费三个人自己内部协调怎么分。”

“那审图、机电配合的费用怎么分?院里怎么分?”老黄跟上思路,他心里笃定,只要抛出这两个问题,就是讨论结束之时,有什么好讨论的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是赶紧搞定分奖金的事情吧。

“你们都不知道,现在民营设计公司,人均产值都去到多少了,比我们这些大院高多了。人家能够做得到的事情,说明是有可能性的,就看我们愿不愿意去想,设计一套合理的分配模式。”老严有一种队友守塔不给力的无奈感。

“严所,其实关键还是设计费太低。饼太小了,大家就开始嫌分饼的制度有问题;但凡饼能大一些,大家将就着吃,都还过得去,就不吵了。”许姐是管钱的,她虽然不搞设计,但是多年管合同和收付款的朴素经验告诉她,就是这个道理。

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接话。

“这个不谈了,以后再说吧。”老严结束了这个话题。

“减员之后,剩下的员工工作压力更大了,我觉得我们管理层也要更多时间下沉到项目设计层面,大家都要动手,否则这群小的就更加喊苦了。”

“老黄,你要参与甲方的项目例会,跟进几个项目的施工需求。最近发了好几条变更,我看金额不小,甲方肯定有意见的。”老严的眼神严肃,瞄着黄庆华,每周羽毛球雷打不动的老同志,也该动一动了。

老黄面无表情,点头称是。

“老陆,长裕项目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啊?甲方意见很大。”老严开始第三个议题。

“严所,这个事情就要您出动了,我们的建筑拼命在赶,甲方每天还有新想法,今天平面微调一下,明天改改立面,小邓和小罗都在加班伺候甲方,尽量满足要求,机电所的大爷却还不愿意动,说是要甲方稳定了条件,签字确认了之后,他们才开干。”老陆一脸无辜地抱怨。

“那你不去协调?”

“我有去协调甲方,要他们不要再改了,尽快签字确认,但是他们说营销部还未满意,说现在的方案,产品比不上竞品,影响售价,不愿意签字。”老陆连忙辩解,老陆是实在的技术人,与甲方扯皮这种事情,不是他的强项。

“你和他们设计部林总说明利害嘛,拖着不签损失的是他们的时间,合同上写明了要甲方认可后才进入下一阶段的。人家机电所说的是有道理的,没签字确认的方案,怎么开始做施工图啊。”

“唉,他们好难搞的……,给的时间又紧,内部又互相扯皮。”老陆苦恼地摇头叹气,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我出面协调机电所。你发个正式邮件告知甲方,所有需求截至今天为止,我们负责改到位,明天开始不再接受修改意见,否则影响下一步工作了。邮件抄送他们林总。然后你抓住小邓和小罗,今天晚上加班把需求改到位,你再审一遍,明天正式提交给甲方。接下来,我去和林总交涉。以后这些事情,你要按管理流程正规化,不然我们的工期没保证,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老严一口气把工作交代给老陆,然后在记事本上写下这个任务项。老陆边点头边自己的本子上奋笔疾书。

“小许,长裕项目的设计费给了多少了?出图时间是什么时候?”

“长裕项目只给了定金,方案的请款还没支付,我们的申请已经递过去2个月了。”

许姐查看笔记本电脑里的表格,然后汇报道。

“老陆,和甲方讲的时候,提一下设计费的事,你说要收到方案那一笔,才出图。”

“好的。”老陆答应。

会议结束,散会。

回到自己办公室,老严抓紧时间为一个新项目勾总平面,虽然陆建东做了个方案出来,但他怎么看都觉得不够理想,再想想有没有其他可能性。

下班后还有应酬呢。

总平面是整个设计方案中最有价值的图纸,它要综合解决场地内外交通、各种流线布置、不同功能的平面分布、竖向等等问题。没有十年以上工作经验,不足以把握好一个项目的总平面。动手做设计是严志鸿难得的享受时间,如果可以,他愿意不眠不休沉浸在设计中,找回从前那种徒手勾勒平面立面的创作快感。

看见平立剖面就不肯撒手,这是建筑师的强迫症。

可现在,每天围绕他的是无休止的管理和协调。

老严已经5年没有休过假了,每年想休个假的时候,总有突发事情让他的计划泡汤。为此老婆已经和他吵过几回,到了后来,她干脆自己带儿子出门,不再搭理老严。

那天应酬结束,代驾送老严回到家已经1点了,老严喝得太多又不想惊动老婆,就在客厅沙发睡了一宿。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老婆孩子都已经出门了,屋子里只剩下他躺在空荡荡的客厅里。他感觉自己变成了戈壁滩,身体都是干硬的岩石,伤痕累累千沟万壑,连年大旱,没有水分没有土壤连沙子都没有。浑身充满透彻的空虚,整个人感觉一会儿轻一会儿重,就是协调不了轻和重。老严任由自己逐渐陷入枯萎,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他才有机会放飞自己的思绪。

吭哧吭哧干了20年,他只拼到个中层,既不是院长重点培养对象,也不是经营得最好的所长,更没有频频获奖的设计作品。他只是在设计院这艘航母上一台毫不起眼的舰载机,无论在别人看来他飞得多高有多风光,他仍然必须留在航母上才有续航能力。

年龄不上不下,级别不上不下,管理能力不上不下,设计水平也不上不下。收入水平在大学同学里不上不下;社会关系资源,也只是马马虎虎。

但是,再怎么不上不下,这就是他严志鸿奋斗了20年的成就,也是他可能达到的人生天花板了。他有体面的职业、体面的老婆、虽然不算聪明但也过得去的儿子。这一切对得起父母的期望,配得起亲戚间的议论,受得住同学聚会的询问,经得起孩子学校的问卷调查。

就为了这个,老严也心甘情愿地每天勤勤恳恳,打好这份工。

因为他觉得,除了这份工,他不见得能干好另一份工。

比如,要他回到专业负责人岗位;又比如,要他去做尹总的位置。

本小说为连载,关注作者后,可以看见更多章节内容。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ikar.net/1419.html